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凌渡電子書 >> 承包大明 >> 第157章 被擄(求訂閱)

第157章 被擄(求訂閱)

霸氣?

威武?

囂張?

只怕這都不足以形容郭淡這隨手的一個動作。

只能說他活夠了。

是真的活夠了。

寇義都懵了。

這可是北鎮撫司的任命狀,而不是廢紙來的,進去那里的人可就沒有活著出來過。

吱呀一聲。

后門打開來,只見寇涴紗走了進來,她白了郭淡一眼:“你也真是不知深淺,倘若讓人瞧見,可有得你受的。”

她一邊說話,一邊從竹簍中檢出那張任命狀來,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展開來。

“不是為夫不知深淺,而是他......。”郭淡看著寇義,神情嚴肅道:“你身為管家,要有自己的判斷,這事我昨日已經說得非常清楚,你就應該直接推掉,不管是直接推掉,還是打太極,總之,不是再來問我一遍怎么辦。”

“這事可不能怪管家。”

寇涴紗道:“夫君,我看這事不是那么簡單。”

郭淡疑惑的看向寇涴紗。

寇涴紗道:“這任命狀是那陳五哥硬塞給管家的,還說倘若明日這上面沒有寫上你的名字,會有后果的。”

寇義是委屈巴巴的點著頭。

郭淡道:“也就是說他們是專門針對我的?”

寇義連連點頭道:“我看是有這個可能的,那陳五哥平時可是貪小便宜,可是這回他都沒有拿我的銀子。”

“可這是為什么?”郭淡納悶道。

要說來捉他,他還能夠理解,可要說逼他當錦衣衛,這他可真是沒法理解。

寇涴紗道:“你說會不會是陛下?”

“倒是有這個可能。”郭淡稍稍點頭,又道:“但也有可能是那東廠督主所為,不過他也沒有必要這么做,這有什么意義。”

寇涴紗稍稍點頭,不管是皇帝,還是張鯨,似乎都沒有必要這么做,因為這沒有任何意義,他們若真想郭淡干什么,郭淡未必還有反抗的能力,不禁道:“難道真是北鎮撫司看重夫君你的才能,故而想招你進去。”

“我也不清楚。”郭淡也始終想不明白,嘆道:“所以說,這官場是切記入不得,我這都還沒入,這屁大的事,就弄得這么煩人,這要真進去了,哪還有命回來,算了,不去想了,反正這事打死我也不會答應的。”

其實這事很簡單,就是想賴賬,只不過因為對方是皇帝,導致這事變得這么復雜,萬歷也不好意直接說賴賬,況且他還打算長期使用郭淡,另外,這事又不能讓人知道,萬歷跟牙商合作做買賣,這要讓人抓著把柄,那些言官估計都會笑醒,可算是逮著你了。

寇涴紗輕輕點了下頭,如果去當錦衣衛,就還不如去戶部當官,畢竟錦衣衛名聲不好,尤其是跟東廠同流合污之后。

寇義道:“姑爺,可那是錦衣衛,咱們不過是一個牙商。”

“你也知道咱們只是一個小牙商,他們隨便站一個出來都能夠將我們捏死,但咱們現在不是好好的坐在這里么,就證明他們不敢捏死咱們,咱們不需要害怕。”郭淡微微一笑,又道:“不過管家,這就得考驗你的功力,我若被他們逮著,那我也不好拒絕,只能你去跟他們談。”

寇義慌得不得了,“我...我怎么跟他們談?”

要是商人,那他自然知道怎么做,問題是對方是錦衣衛,萬一將他弄進去,那就直接給他燒紙錢吧。

郭淡如今也明白寇義的苦衷,于是道:“你別害怕,平日里怎么跟那些商人打交道的,就怎么跟他們打交道,如果實在拒絕不了,你就先拖著,說我最近很多事要忙,等過了這期間再說,另外,你還可以暗示他們,我忙得事,跟陛下多多少少有些關系。”

寇義稍稍點頭道:“是,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你先出去吧,我還有事要跟夫人談。”

等到寇義出去之后,郭淡又向寇涴紗道:“夫人,今日我去碼頭那邊轉了轉,發現一個問題,就是如今的貨船,實在是太小了一點,運不了多少貨物,雖然目前還不至于影響到我們,但是今后肯定會有很大的影響,甚至可以說,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十萬兩的規模就已經到頭了。”

寇涴紗輕輕嘆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運河主要是供應漕運,咱們京城的糧食、瓜果大多數都是來自江南,故而對我們商人是有著很多限制的。”

“就算不限制,也走不了多少貨物。”郭淡郁悶道。

寇涴紗道:“那你打算怎么辦?”

郭淡道:“我想走海運。”

寇涴紗立刻道:“可是不行。”

“我知道海上有倭寇,而且浪大,但是我認為這些都是可以克服的。”

郭淡語氣非常肯定,因為他將來肯定是跟世界接軌的,那么這海上運輸,遲早得走,就還不如現在開始準備。

“可是沒有這么簡單。”寇涴紗神情凝重道:“夫君,這可真是一條死路呀,只怕你剛剛踏上去,就會死無葬身之地,就連陛下都保不了你。”

郭淡驚嚇道:“沒這么夸張吧。”

寇涴紗輕輕嘆道:“夫君你有所不知,其實一直以來都有人建議走海運,但最終都未能成功,而你說得那些風險都不過是次要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漕運。”

“漕運?”

“嗯。”

寇涴紗點點頭,道:“這京杭大運河承擔著我朝七八成的貨物來往,其中利益可想而知,這里面可是涉及到文武百官,王公貴族,若走海運,就會傷及他們的利益,他們能讓你好過么?”

“原來如此。”

她這么一說,郭淡立刻明白過來,他雖然不太懂這明朝的制度,但是這其中利益他還是能夠算清楚的。

然而,這里面的水遠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深得多,可非那點利益就能夠說得清楚的。

雖說海運風險高,但是漕運耗損大,而且漕運是難以減少損耗的,而海運的潛力是無限的,再加上大明的造船技術是突飛猛漲,其實是可以克服的,至于倭寇么,你要不走海運,就永遠無法消滅倭寇,因為利益不在這里,也就不會全力消滅倭寇。

這跟畫展可不是一回事,畫展只是有關道德問題,無關利益,只要能夠圓回來就行,但是漕運乃是整個統治階層的核心利益,甚至與百姓都是息息相關,任何人碰都得死,哪怕是皇帝也不敢觸碰這條紅線,當然,從皇帝的利益來看,漕運是可以完全控制的,但是海運的話,是很難控制的。

但是話說回來,既然其中利益如此復雜,郭淡想要控制漕運,那就是天方夜譚,唯一的辦法,就只能是避開漕運。

也就是說,海運將是他唯一的選擇。

寇涴紗見郭淡沉吟不語,可是擔心的要命,道:“夫君,這漕運可真是碰不得啊!”

郭淡一怔,笑道:“夫人請放心,我還沒有活夠,不會這么早想死的,小點就小點,咱們就多運幾趟。”

寇涴紗這才稍稍松得一口氣。

......

第二日,那陳旭升又來到馬市街,找到寇義,這回他可沒有笑臉給寇義,從見到寇義開始,就是陰沉著臉。

原來當日那鎮撫使董平在接到命令之后,就直接吩咐下去,他又不能說是皇帝吩咐的,導致下面都還沒有人想干這活,這算個什么事,堂堂聞之色變的北鎮撫司,竟然要主動去招攬一個牙商,真丟不起這人。

故此才選了與寇義相識陳旭升來辦這事,而陳旭升之所以答應下來,是因為他以為從中撈點錢,哪里知道搞得復雜,還被上頭教訓,可真是得不償失。

當他聽到寇義的婉拒之詞后,不禁怒拍桌面,霍然起身,指著寇義道:“寇義,你別給臉不要臉,我們北鎮撫司看中你家姑爺,那是你家姑爺十世修來的福分,你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個,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牙商,有甚么了不起的。”

寇義趕忙點頭應道:“五哥說得是,我家姑爺不過就是一個小牙商,而且還是上門女婿,學問也不高,就一童生,以前就鬧出不少笑話來,若去得你們北鎮撫司,只怕還會給你們添麻煩,到時還會連累到五哥,那柳大公子好呀,人聰明還讀過不少書,長得也是一表人才,比我家姑爺要強多了。”

“你......。”

陳旭升咬著牙,臉都變成了紫色,當初提到柳承變,其實就是因為他知道柳寇兩家的矛盾,故意以此來撈好處,哪里知道如今寇義竟會以此做借口,氣急道:“好好好,既然你們看不上我們北鎮撫司,那我也就不勉強你了,告辭。”

“五哥慢走。”寇義是如蒙大赦一般。

陳旭升剛走到門口,又折了回來,手一伸:“任命狀。”

“哦,在這里,在這里。”

寇義趕忙拿出一張鄒巴巴的紙來,陪著笑臉道:“真是對不住,這任命狀如此寶貴,我就一直放在身上,睡覺時都不敢放在別處,結果不小心就弄...弄皺了。”

騙誰不好,騙錦衣衛。

陳旭升一看,哪能不明白,鼻子都給氣歪了,拿過任命狀,便氣沖沖的離開了。

他出得茶肆,便立刻又去到邊上那條小巷內。

“怎么樣?”

那位留著山羊胡的漢子見得陳旭升來了,便是立刻問道。

“頭,我......。”

“連這點小事你都辦不成?”

“頭,這可真不能怪我,那廝根本就沒有將我們當回事,盡找一些蹩腳的理由來敷衍我們。頭,你看,他都將咱們的任命狀弄成什么樣了。”

陳旭升將掏出那張皺巴巴的任命狀來,遞給那年長的漢子。

那漢子不禁眉頭一沉,慍道:“真是豈有此理。”

陳旭升氣急道:“實在是那廝身邊有陛下的近衛護著,不然的話,昨日我就打算將他擄走,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有三頭六臂,竟敢在我們錦衣衛面前囂張。”

“不可。”

那漢子忙道:“若能夠用武力,那我還犯得著這么做么。”

陳旭升道:“就算不用武力,那也得跟他見著面,今兒我可是一直在觀察,那廝根本就沒有出門,可是他們管家卻騙我說,一大早就出門去了,他總是避而不見,那我也沒有辦法啊。”

那漢子沉吟少許,道:“先回去再說吧。”

......

皇城。

“公公!”

“事辦妥呢?”

李貴從臺階上下來,向董平問道。

董平訕訕道:“我先前已經吩咐手下去辦了,但是對方似乎不愿意。”

李貴早有料到,道:“你們就這點本事?”

董平為難道:“公公,這事可真怨不得我們,那郭淡身邊一直都有陛下的近衛護著,他又躲著我們的人不見,我們有手段也使不出啊!”

李貴沉吟少許,道:“那你想怎樣?”

董平道:“至少得給我們機會與他見上一面。”

“你先等會。”

李貴上得臺階,入得殿中,過得一會兒,他便走了出來,道:“行了,這我們會安排的,但是你要記住,切不可傷害他,知道嗎?”

“公公大可放心,我都是安排我們北鎮撫司最善良的一個小隊去辦這事的。”

董平說著,又是好奇道:“公公,那郭淡不過就是一個小牙商,為什么陛下要廢這么大的勁.....。”

李貴道:“這可不是你問的。”

“是。”

董平尷尬一笑。

李貴又是叮囑道:“記住,這事可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

而那邊郭淡早已經忘記這事,他也真沒有功夫去想這事,他不僅要忙著下江南的事,還得籌劃著牙行重組的事。

雖然入股契約都已經簽下,但是將私有化為公有,可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夠完成的,好在有寇涴紗這位賢內助在,那些契約章程,以及內部改造的事,就不用他勞心,他基本上是負責外部的事宜。

這日上午,郭淡準備出門去五條槍那邊,看看七夕網戀的畫冊準備的怎么樣。

“咦?你們什么時候換得班?”

出得門來,郭淡突然發現幾個陌生的面孔。

其中一人抱拳道:“回郭公子的話,我們是昨夜換得班。”

郭淡點點頭,然后上得馬車,道:“去五條槍。”

行得一頓飯功夫,郭淡突然發現這走得不是原先的老路,于是問道:“這是去哪里?”

“郭公子有所不知,那邊今日封路,只能往這邊走。”

“封路?為什么封路?”

“具體我們也不清楚。”

郭淡稍稍點了下頭,倒也沒有多想什么,這可是皇帝的近衛,職業素養杠杠滴,退一步說,人家要害他,他未必還跑得了,心想定是哪個大人物要逛街。于是他又閉目思索起來。

突然,他身子劇烈的點撥了一下,仿佛上了一個臺階似得。

“出什么事呢?”

郭淡下意識道。

可是令他驚奇的是,外面竟無人應答,他急忙掀開車簾,發現周邊的光線很暗,再一仔細觀察,原來他此時正身處在一間大木棚內,而那兩名護衛已不見蹤影,就連馬夫都沒有看見了。

又聽得后面響起咔咔咔的聲音,好似要關門的聲音。

我去!郭淡趕緊下得馬車來,正好見到大門從外面合上。

驚魂未定時,忽聽得一個冷笑:“郭童生,想要見你一面,可還真是不容易啊!”

郭淡回過頭去,只見一個年輕人甩著一條鐵鏈走了出來,心神一晃,顫聲道:“你...你是何人?”

他可是最怕這種事。

“我就是錦衣衛小五哥。”

PS:又長又粗的章節來了,求訂閱,求月票。。。。。。

喜歡承包大明請大家收藏:(www.lvcdaa.live)承包大明凌渡電子書更新速度最快。

承包大明最新章節 - 承包大明全文閱讀 - 承包大明txt下載 - 南希北慶的全部小說 - 承包大明 凌渡電子書

猜你喜歡: 明末邊軍一小兵傳奇紈绔少爺超級太監明末極品無賴大明王侯公子風流傭兵的戰爭嬌妻如云篡唐春秋小領主逍遙侯重生于康熙末年春秋我為王漢鄉幕后明朝偽君子一品江山天唐無良皇帝奸臣至尊特工唐朝小閑人秦武帝國新修殘唐演義之賦菊花巨天全傳爭宋半世影歌
完本推薦: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權柄全文閱讀妖孽君子全文閱讀遮天印日全文閱讀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閱讀大魔神全文閱讀尸兄全文閱讀雷道天尊全文閱讀雄霸天下全文閱讀天驕無雙全文閱讀獨步天下全文閱讀凰歌瀲滟全文閱讀空間劍神全文閱讀武破戰天全文閱讀神級幸運星全文閱讀天唐全文閱讀逆天嬌:重生豪門蘿莉全文閱讀雷破蒼穹全文閱讀屠魔路全文閱讀不朽丹神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紂臨北宋大丈夫開天錄這個地球有點兇三寸人間寒門狀元千億萌寶:爹地,超給力王者風暴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天道圖書館九天造化之王獨寵100分:重生之學霸千金齊歡至尊特工絕天武帝女主她為什么還不上線絕代名師貴女重生:侯府下堂妻超神機械師醫門宗師從藝術家開始無限世界之歸來前任無雙仙師無敵天下第九我真不是學神穹頂之上全知全能者夜有琉璃映暖光

承包大明最新章節手機版 - 承包大明全文閱讀手機版 - 承包大明txt下載手機版 - 南希北慶的全部小說 - 承包大明 凌渡電子書移動版 - 凌渡電子書手機站

体彩江苏7位数1908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