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肖修齊最近終于追到了他愛慕已久的女神, 雖然這位女神愛二次元人物多過愛他、雖然女神看到自己第一反應都是把他和別的男人湊一對、雖然女神換上男裝比他還受女孩子歡迎……

肖修齊:……

……

……不行!不管怎么想還是好悲催啊!!!

“在想什么呢?”‘女神’大人看了看自己的男朋友。

“沒什么!”肖修齊一個激靈,立馬坐直了。

“我男神發通知要開直播了!快來陪我一起看!讓你見識一下我男神的盛世美顏!”肖修齊的新任女朋友,也就是一年前帶著鬼丸打開了cos大門、直接導致他穿越的罪魁禍首、鬼丸大學動漫社的社長——陳佳佳。她在一年前迷上了某位三次元的cos主播,從此泥足深陷,一期都沒錯過人家的直播,還會將視頻錄制下來,留著在沒有直播的時候,慢慢舔屏。

是的,大概已經有人猜出是誰的直播了。

“好好好, 一起看。”肖修齊無奈極了。比你女朋友喜歡將你配給別的男人更加悲催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你女朋友比喜歡你、更加喜歡網絡上某個連真名都不知道的主播啊!

要是有‘男朋友和最喜歡的主播掉水里, 你救誰’的問題,肖修齊毫不懷疑自己親愛的女朋友會選擇那個真名不知的主播……

莫名覺得頭上有青青大草原……

*

【直播打卡】

【和果子冰綠茶就位!】

【和爺爺喝茶怎么也該喝泡的茶葉吧?】

【喝不慣茶葉……】

【爺爺都沒說一定要喝苦茶呢】

【苦茶是苦茶,日本茶是日本茶, 樓上不要混為一談好嗎?】

【誰知道主播裝模作樣, 到底喝的什么茶】

【呵, 吸毒的人渣滾出2.5次元!】

【吸毒這件事還沒證實呢】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他要是不吸毒,別人難道還能誣陷他不成】

【嘿,還真就有人能!】

【大家不要吵了,還有外國觀眾在看呢……】

……

剛剛打開直播間,就看到彈幕中彌漫著一股□□味。

只是沒等陳佳佳摩拳擦掌準噴回去, 直播就已經開始了。

【啊啊, 直播, 開始了撒!】

直播畫面一亮, 里面首先看到的,就是老粉們已經很熟悉的臉,名為‘陸奧守吉行’刀劍男子扮演者的某個人,因為這個直播間里的出場人物都沒有自報過姓名并且以cos人物的名字相稱,網友們便也隨著叫角色名了,雖然某些角色死忠粉頗有微詞,但是看著這幾位猶如本尊真正從游戲中走出來的coser(實際上確實是本尊),大多數的觀眾都選擇了——不不不!你就是爺爺/小幸運/船長兄弟!我們可以!

陳佳佳沒來得及和彈幕里的噴子開展罵戰,首先就注意到了,今天的陸奧守吉行,沒有穿往常的馬褂/大T恤/日式浴衣,而是穿了一件白色雙排扣的……咦?這是軍衣?

“樣式有點像陸奧守極化之后的那件船長、不是,那件外套……”陳佳佳一邊這么對著男朋友說,一邊發送彈幕。

“是有點像……”陪女朋友在玩《刀劍》的肖修齊一邊按照女朋友的指示回擊噴子,一邊看著視頻說道。

【嘛,三日月在那邊換衣服,之后他有劇目,所以這期由咱來主持!】鏡頭中的陸奧守看起來一如既往的爽朗,絲毫看不出外面有鼻子有眼的毒品傳聞對他的影響,似乎也像是沒有看到快要吵瘋了、屏蔽詞滿天飛的彈幕。

【雖然主殿說,這次事件里面水很深,不光是國內,國外的勢力也不少,直接關直播算了。但是……嘛,總有一些感情不能辜負呢,所以我們才決定開這次直播,當然,也是最后一次。】‘陸奧守吉行’仿佛不知道自己說了什么,也仿佛沒有看到陡然多起來的彈幕,神色一如既往的爽朗耿直,好像他并沒有說出退圈一般的宣言、也沒有用著這種毫不在意的態度說‘最后一次’。

但是在上面那些話說出之后,某些死忠粉莫名就從中讀出一種無法同理心的冷漠,就好像面前的這個人其實并不是一位人類coser,而是一位真正的刀劍付喪神一般,他的感情無法與人類共感、亦不會去在意自己持主之外的人。

——無論外部多么腥風血雨,只要沒有波及到他所在意的主人,那就不過是一群可斬殺的無須在意之人罷了。

君不見那么多被網絡暴力的主播,除了對于金錢的渴望,對于粉絲的愛與對于直播舞臺的留戀,才是那些人即使忍受非議與惡意也要留下來的理由。

而這些,在這幾位刀劍的coser身上通通都沒有感受到。

當然,與這邊粉絲們惶恐相對的,是另一群黑子對于這種退縮行為的嘲諷和自得。

然后嗷嗷叫的粉絲與黑子們就發現了,以前坐在飄窗邊喝茶和彈幕聊天的‘老爺爺’們這次一次看都沒看他們爆發性的彈幕,自顧自的拿著鏡頭在貌似會場一樣的地方亂晃,拍攝著其他似乎來幫忙的工作人員的樣……子……?

等等!!那些好像不是工作人員?!!

【日本號!為了主的工作還沒有做完,你怎么又喝起來了!】

這個語氣、那灰色的假毛、還有這一口一個主的態度!那邊那個穿白西裝的工作人員,其實你是一位cos壓切長谷部的coser吧!!!

【陸奧守!別忘了這是給主的宴會!不是給你手里的那些人類的!竟然妄圖通過網絡想要知道主的真實身份……】

那位名義上是工作人員、九成九是coser、實際上轉過身還真超還原‘壓切長谷部‘的青年對著舉著攝像機的‘陸奧守‘就是一頓懟。

等等,這位coser的話好像泄露了什么???

就在這時,陳佳佳看到密集的彈幕上飄過去一個‘姐妹們,我好像有一個大膽的猜想’時,默默在后面跟了一句‘好巧,我也是’……

不要啊!要是真的像她們猜想的那樣今天會有超多的同樣高質量的coser出場,再被通知這其實是他們最后一次直播……

她一定會痛苦到無法呼吸的地步的!!

然后守在直播間的觀眾們就既開心又痛苦的看到了:懶洋洋一手酒一手扶著木架子的白西裝‘日本號’、扎了一個馬尾辮在往小拱門上插花的白西裝版‘數珠丸恒次’,同樣換了白西裝但還不忘把被單披在外面在掛布簾的‘山姥切國廣’、另一邊一個在上面掛布簾一個在下面遞工具還不忘斗嘴的‘和泉守兼定’和‘大和守安定’以及在一邊笑瞇瞇勸架遞水遞毛巾的‘堀川國廣’、雖然外表還有些憂郁但是莫名讓人有點畏懼的白西裝版的‘宗三左文字’和好像有點不習慣小西裝表情有點羞澀的‘小夜左文字’……

【啊啊啊啊啊!!!小夜!!!我可以!!!!】

【臥槽!!!這身高!這顏值!!還有這氣質!!!我不管!!我就愛他們!!!】

【那個小夜是真的正太嗎?!他才到宗三的腰部啊!!】

【這是什么神仙劇組?!!!我吹爆!!!】

【這質量!!!每個coser都像是二次元直接走出來的本尊啊啊啊!!!每個!!!】

【呵呵,剛剛說要退圈,結果搞這么大手筆,欲擒故縱倒是玩的得心應手,也不怕閃了腰】

【小哥哥們好還原啊!】

【1551……我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世界上真的能夠找出這么多巨像的coser嗎?我其實是在做夢吧……】

【既然大家都要小哥哥,那神仙化妝師我就抱走了!】

【亞洲四大邪術之連你媽都認不出來你的化妝術】

【本來超激動的,但是被樓上這么一說我就噴了】

【本人十年化妝齡,敢用我這個月新買的粉底液打包票,除非長得像,化妝是做不到這個效果的!這顏值……awsl】

【是的,化妝做不到,易容可以】

【樓上是想笑死我然后繼承我的花唄嗎?】

【趁大家都討論化妝抱走小哥哥】

【我我我看到退醬了啊啊啊!!!退醬世界第一可愛!!!】

【……等等,只有我覺得那個看起來像是真的小白虎嗎?】

【應該只是染色的貓吧】

【貓的頭沒這么大吧】

【有啊,比如橘貓】

……

一順溜彈幕看下來,即使陳佳佳也覺得似乎有點不對,彈幕里面歪樓的人好像太多了,明明大家都在舔顏,卻好像不知不覺被人引導了話題……

還有之前‘長谷部’說的【通過網絡想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什么的……

這次直播不會出什么事吧……

然后就在這時——

即使是通過狹窄的屏幕看會場的觀眾們都感覺到了那一瞬間氣氛的改變,并不是什么感覺上的東西,而是視頻中那些被她們所談論的人精氣神有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原本懶洋洋的人變得精神起來、原本低眉沉默的人變得變得直視專注起來、原本漫不經心的人變得興奮起來、原本正經嘮叨的人變得……狂熱起來。

是的,在場的所有‘coser’都看向了一個方向。

鏡頭頓了一會,似乎才被人想起,一陣亂晃之后,照向了門口——那里有幾位并沒穿白西裝的人走了進來。逆著光看不清臉,一瞬間之后又被‘陸奧守’有意的不拍長相,觀眾們一時之間竟然連到底進來了幾個人都不知道。

唯一的知道的是,所有的‘刀劍’們,看著進來的其中一人(或者幾人),神情溫柔且虔誠,好像能夠從某個存在身上汲取到無限的力量。

有點像刀劍男子……和審神者的……羈絆?

莫名的,陳佳佳突然想到了這句話。

“這個聲音和身材……”怎么這么像我已經提前去實習的弟弟?肖修齊還沒說完,視頻中某個小個子的家伙就已經上前,對著那個他懷疑是自己弟弟的人行了一個【隔著屏幕都能夠感受到曖昧和占有欲】的吻手禮。

“我艸!!!!”

肖修齊當即就炸了!

“這個侏儒想對我弟弟做什么?!!!死gay離我弟遠點!!!!”

*

鬼丸看著手機上哥哥的來電有點奇怪,這個時間點……一般哥哥不是都在和社長約會嗎?兩人交往還不到三個月,應該正是感情濃厚的時候?為什么這個時候會打電話給自己?和社長約會缺錢來借錢?

“啊,兄長大人啊。”幫鬼丸系腰帶的鶴丸看著手機上的備注,“約會錢不夠了嗎?”

只能說不愧是主仆,兩人都一個思考回路。

“應該不是吧。”鬼丸點擊了接聽。

【為什么這么久才接電話?】

“剛剛手機不在手邊。”所以說,為什么這質問的語氣這么像女朋友查崗?

【你現在在哪里?和朋友在一起嗎?】

“……是啊。”鬼丸看了一眼同樣迷惑的鶴丸。

【我剛剛在某個直播間看到一個很像你的人,】

“……”鬼丸僵住。

【……然后那個家伙被一個侏儒親了。】

“噗……”抱歉抱歉……鶴丸做了個抱歉的手勢,捂住嘴閃遠了點悶笑。

“你看錯了!”鬼丸斬釘截鐵的對自家眼瘸的哥哥說,并且順便踢了笑到停不下來的鶴丸一腳,“你現在和社長在一起?缺錢了嗎?”

【你以為你哥是什么人?我是那種只會跟你打電話要錢的人嗎?!】那邊的肖修齊一下就被轉移了話題。

【而且你什么時候才改叫她大嫂啊?】

“等你和他結婚的時候,還沒結婚,一個黃花大閨女叫什么大嫂,別人這么叫是為了調侃、以示親近、還有表明立場,但我是站在社長那邊的,要是你對她不好,我會幫她打你。”而且沒有這個稱呼,你們交往起來會輕松一些。鬼丸隨口說。

【喂喂喂!你是我弟弟!】那邊的肖修齊吐槽了一下,對著身邊聽外放的女朋友一笑:你現在放心了吧,我弟弟可不討厭你。

“既然不借錢,那我就祝你和社長玩得愉快,有什么需要幫忙記得找我。”鬼丸伸手讓鶴丸幫他穿上帶帽的羽織,“我這邊還有事,沒事的話我就掛了。”

【嗯……哦。】

那邊,看著掛斷的通話界面,肖修齊轉頭看向女朋友:“我怎么感覺好像有什么事忘記了?”

“沒事,你蠢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你忘了你是想確定直播上的那個人是不是你弟弟啊。微妙的意識到自己男朋友好像被他弟弟忽悠了,陳佳佳心中并沒有生氣也沒有什么其他的想法——這樣的男朋友才好忽悠、哦不是,才好管啊。只是潛意識覺得里面好像有哪里不對。

當然不對啦,會忽悠人不就說明男朋友的弟弟現在正有鬼、不能正面回答他的問題不是嗎?

*

鬼丸回到了直播的會場,這里已經被布置成了……

成了……

婚禮會場???

那花拱門、星光大道、還有上面布置好的禮臺……這不就是酒店里面常用的婚禮會場嗎?

“……所以劇本是什么?”一身黑西裝的鬼丸和一身白西裝的鶴丸從臨時換衣間里走了出來。

“啊呀呀,沒想到我有一天也會穿回白色的衣服。”習慣了自己一身黑的鶴丸有點好奇的扯扯領帶,他黑色的頭發用幻術變成了白色,鬼丸出手的幻術,即使是攝影機也不用擔心露餡。“真的要和我換顏色嗎?我覺得主殿你穿白色比我好看誒。”

“你才是鶴丸國永。”鬼丸拍了拍鶴丸的頭。

“我還以為你會說‘你穿白色比較好看’之類的……”鶴丸沮喪的垂下了耳朵。

“……你這兔子耳朵哪來的?”本來想說自己不是會說這種曖昧的話的人,但是看到鶴丸腦袋上的兔耳朵,再加上這兔耳朵因為鶴丸心機的低頭正好在鬼丸面前……

手癢,想拉,心動。

“路上買的……”“鶴先生能不打岔嗎?現在應該是我給主殿講一會表演的注意事項。”燭臺切微笑的整了整他白色的西裝領帶,看著自家不著調的前輩微笑。

鶴丸莫名就看出了‘黑暗料理警告’的味道,雖然他覺得以光坊對食物的重視并不會做這種事……

好吧,鶴閉嘴。鶴丸在嘴巴前打了個×。

*

鬼丸再次出現在直播鏡頭里的時候,他已經是另一幅樣子——纖細高挑的身材、尤其是下肢小腿格外的細長漂亮,黑發紅眼,連身上的西裝都是深深淺淺的黑與灰,倒是越發襯得他消瘦了。血紅的眼睛里帶著一股陰郁和殺意,板著臉,莫名有種厚重的沉淀感與鋒銳。

在鏡子中看到自己樣子的鬼丸瞇了瞇眼,他倒是突然發覺,比起白色的鶴丸國永,他本身的氣質,倒是更適合現在的黑色,先不說他本來就不是鶴丸,頂著鶴丸殼子那么久,連個笑都很少的自己,也虧得時政誤會了他的身份那么久了。

現在想想,全是破綻嘛。

“現在,我們有請新郎上場!”穿著白西裝的石切丸手拿倒著的演講稿,一會正著拿話筒,一會又一臉疑惑的倒著擺話筒,似乎不太認識手中的這個奇怪的玩意。

‘新郎’鬼丸出場。

“……為什么石切丸是司儀?而且他身后的太郎兄弟在干什么?cos大樹?”一出場鬼丸看著群魔亂舞的會場就忍不住吐槽了,尤其是石切丸身后一臉嚴肅假裝自己是棵樹的太郎太刀和把樹枝當釵環一臉興奮的次郎太刀。

而他的話被衣領上夾著的話筒完全的收錄了進去。

【哈哈哈哈!我也早就想吐槽這兩兄弟了!他們是來賣萌的嗎?!】

【我覺得大樹這設定還挺搞笑,非常貼切了有木有!】

【話說這兩太刀是真的高,看那邊的清光小可愛只到他們胸口……】

【清光光成身高對照表了嗎23333】

【這是我見過的身高最還原的coser了】

【長相也很還原好嗎!】

【亞洲四大邪術了解一下】

【話說某些人能不刷化妝術了嗎?人家就是長得好看不行啊!】

【明明人家小哥哥們本來就長得好看……】

【弱弱的說問一下,直播間里是不是黑子很多啊?】

“嘛嘛,別在意這個。”石切丸若無其事的把完全看不懂的演講稿塞到袖……哦,他現在穿的不是狩衣,沒有寬大的袖子了,于是石切丸表情自然的將折成小塊的紙張從窄窄的袖子里拿出來,反手塞到了外套的口袋里。

“總之,新郎已經上場了,讓我們迎接新娘吧。”

盡頭轉向花拱門,一個穿著白色婚紗的女性正在款款走到花拱門下方,那位女性穿著一件裹得非常嚴實的婚紗,只露出泡泡肩袖和長手套之間窄窄的一點皮膚,厚厚的白紗遮住了新娘如天鵝一般的脖頸,只有美麗的鉆石反射著燈光,而胸前和脖頸之間半透明的纖紗若隱若現的掩蓋住了那清秀的鎖骨,只露出一點令人遐想的陰影。

這是一個光看身姿,就美得驚心動魄的女人。

【5555,我家鶴丸竟然要娶妻,妻子還不是我!!!】

【賭五毛這個新娘走出來之后臉上會有一個審字的面具!】

【臥槽!鶴審!!不行!!!嬸嬸我不同意啊啊啊啊!!!】

【我不介意鶴球娶我,但是別的嬸嬸……[手動再見.jpg]】

【鶴球是三明的啊啊啊!!!這個嬸嬸出來受死!!!】

【對不起,一期鶴的我要和大家說再見了……】

【呵呵,我終于知道這為什么是最后一期了】

【雖然是黑鶴,但是也是鶴啊!】

【沒錯!尤其這個鶴丸超級還原,雖然不是原版的白色,但是黑色也超級像!不想帶入的我也實在是忍不住啊!】

【555,那個遮擋長相的花還是別挪開了,我怕我會忍不住動手】

【果然三次元和文字不一樣,有要宰嬸嬸的組隊嗎?1/500】

【2/500】

【3/500】

一瞬間500人的組隊就滿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跑過去拍攝的陸奧守終于因為角度變換拍到了新娘的正臉,原本摩拳擦掌的觀眾們一看……

咦???這個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婀娜多姿眉目如畫出水芙蓉……的新娘,不就是他們天天坐在茶幾旁邊捧著水杯哈哈傻笑的‘爺爺’三日月宗近嗎???

【我又相信愛情了】

【我又好了】

【鶴爺嗎……算了,總比鶴審(特別是別人家的嬸嬸)好】

【嗚哇!我鶴終于反攻了!!!】

【黑鶴和性轉爺,嗯,會玩,我喜!】

【諸君!這個cp我吃了!】

【cp可逆不可拆!我可以!】

【悄咪咪收回剛剛打算抹新娘脖子的手】

【悄咪咪收起我的40米大砍刀】

【祝三日鶴百年好合!】

【穿婚紗算什么!我們要相信,在床上,即使是黑化的鶴也是下面那個!】

鬼丸:所以,姬君的三日月在這里,主母的髭切……不會被你們三條家聯手套了麻袋沉海了吧???

※※※※※※※※※※※※※※※※※※※※

抱歉幾乎遲了一個月才更,上一章更過之后天氣就劇變,氣溫從36度一晚上降到了16度,又恰逢我每個月的親戚來,直接就倒了。

病好后我開始碼《神座》……

……

……是的,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我卡·得死·去·活·來——————_(:з」∠)_

《神座》重寫三遍,然后又修改兩遍,總之我現在是不行了……我還是去碼《女裝大佬》吧(ノへ ̄ )

我覺得我得了完結恐懼癥,已經快要沒救了……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葉挽蘿、夏律 10瓶;蘋、吱了個咪 5瓶;Doyizi^、白夜、零落成泥碾作生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喜歡那個套著刀男殼子的懵逼嬸嬸[綜]請大家收藏:(www.lvcdaa.live)那個套著刀男殼子的懵逼嬸嬸[綜]凌渡電子書更新速度最快。

那個套著刀男殼子的懵逼嬸嬸[綜]最新章節 - 那個套著刀男殼子的懵逼嬸嬸[綜]全文閱讀 - 那個套著刀男殼子的懵逼嬸嬸[綜]txt下載 - 千機算盡的全部小說 - 那個套著刀男殼子的懵逼嬸嬸[綜] 凌渡電子書

猜你喜歡: 不負蒼生不負君鳳非煙天才神醫寵妃異瞳帝妃:帝君慢慢來保衛國師大人那個套著刀男殼子的懵逼嬸嬸[綜]逆魔平安京之櫻花物語獄凰凌空薔薇之夜陛下,要以身相許?屠錢重生之天才邪尊被迫成為勇者的村姑異界種田物語三界事務所造作吧,按頭小分隊!(西幻)誰是反派陰婚:求你別愛我!皇上妖王請排隊伴讀守則笑面羅剎:魅世青蓮快穿之瀟灑人生混世男人婆腹黑閻王惹禍妃大空在木葉村
完本推薦: 悍妻兇猛:撿個總裁回家玩全文閱讀大魔神全文閱讀王的霸道狐寵全文閱讀菜鳥萌妻:豺狼夫君太無良全文閱讀雷道天尊全文閱讀農家棄婦:再嫁夫君是前夫全文閱讀女梟全文閱讀極品明君全文閱讀蝕骨沉淪全文閱讀回到過去變成貓全文閱讀黃金漁場全文閱讀亂世血皇全文閱讀與子偕行全文閱讀神墓全文閱讀揀寶全文閱讀重生之女王來襲全文閱讀劍逆蒼穹全文閱讀知北游全文閱讀我的親親老婆:豪門隱婚AA制全文閱讀武破戰天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快穿之攻略日常快穿之來自病嬌的愛前女友黑化日常總有人想帶壞我徒孫第一序列我家爹娘超兇的綜白澤的旅行匹夫仗劍大河東去我是大海盜神洲幻世行代夏顧爺深寵:柒少是女生隋唐君子演義北宋大丈夫神醫少奶奶又洗白了天官傳人余生有你,甜又暖前任無雙間諜的戰爭寒門狀元絕世女醫的愛恨傳奇無限世界之歸來家有悍妻怎么破鳳鸞九霄都市劍說快穿:女主虐渣進行時九天王者時刻圣墟獸世馭妖師:可口萌夫,咬一口

那個套著刀男殼子的懵逼嬸嬸[綜]最新章節手機版 - 那個套著刀男殼子的懵逼嬸嬸[綜]全文閱讀手機版 - 那個套著刀男殼子的懵逼嬸嬸[綜]txt下載手機版 - 千機算盡的全部小說 - 那個套著刀男殼子的懵逼嬸嬸[綜] 凌渡電子書移動版 - 凌渡電子書手機站

体彩江苏7位数19088期